木下久良

咕咕咕

打仗时遇到讨厌的人该怎么办

前篇看首页,一加超链接就被屏蔽,可能还有后续(吧)

超短。

在♡线♡看♡三♡皇♡子♡勾♡引♡(bushi)纯♡情♡小♡骑♡士

雷狮:得了吧安迷修你就是喜欢我

安迷修:我不是我没有!

西欧皇骑设

————————————————————

  

  

  安迷修再见到雷狮是在战场上,本以为会是敌军,没想到玳瑁国竟和雷王国联手了,这倒是安迷修没想到的。虽说雷狮这次并未带上自己惯用的武器,可那剑用得漂亮的很,别人用枪都不一定干的过他。作为三皇子,或许就是未来的皇位继承人了,手下人自然是不肯让他冲在前锋的,也就是走在队中间走个过场便结束了——反正这场战争的输赢早已决定。

  

  

  雷狮正和安迷修初见他时那样,以一种极为懒散的坐姿在椅子上,一只脚翘在桌子上,本是半眯着眸子的,发觉的有人进来,这才稍稍睁了眼。安迷修真不觉得雷狮这像这个军队的最高领导人,说他是整日在酒馆里逍遥度日的少爷都不足为过。

  

  

  “听说那老家伙给我派了个骑士过来,本以为是谁呢,原来是你啊,骑士长?”

  

  

  雷狮像是想起了那是安迷修的窘样,不由得又嗤的笑出了声。

  

  

  “所以三皇子殿下特意唤在下来,仅是为了嘲笑在下?”安迷修先是脸涨红了,随即捕捉出了话语中的重点,索性反问道。

  

  

  “不然呢?也只是想看看能派给我的骑士是什么样的人。怎么?难不成很期待我给你指令?让那些士兵去拼杀就好,我可没有折磨人的爱好。”

  

  

  雷狮扬臂伸了个懒腰,披风早已被解下不知丢到了何处,夏日单薄的外衣随着他双壁的伸展而露出过于白皙的皮肤和漂亮的腰线,还可看得见常年锻炼而成的腹肌。虽说安迷修对雷狮讨厌(??)的很,但对于美丽事物还是会起反应的,他感觉到自己的喉头滑动了一下。安迷修怔了一下,便起身欲走出帐外,脚未踏出帐帘便想起了什么,扭头道:

  

  

  “既然您没有什么事,那么在下就告辞了。”

  

  

  “我允许你走了吗?玳瑁国的骑士长连最基本的礼节都不懂吗”

  

  

  雷狮就这么保持着单手托腮的姿势,待安迷修快要走出帐外才缓缓道。安迷修像是被什么屏障拦着似的猛然停下,愣在那儿了几秒钟,下定决心重新坐到桌前。雷狮丢过去一瓶未合紧瓶盖的酒:

  

  

  “接着,接不好可就洒你身上了。”

  

  

  “啊?”

  

  

  安迷修迷茫。但还是条件反射地抬腕接住了,雷狮坏心眼地将这酒倒的极慢,尽管安迷修很是平稳地接着了,从瓶颈沿溢出的酒液仍有些许洒在他袖口。雷狮方才还是隐忍着的,这才笑出了声。安迷修就这么保持着端着酒的姿势,良久,待周身只剩时钟滴答声才稍带些羞赧道:

  

  

  “在下……从未喝过酒。”

  

  

  雷狮倒是挑起了眉毛,刚要疑问安迷修这么大个人怎么连酒也没喝过,就想起了他是骑士长。倒真是不明白了,骑士又不是那些苦行僧。

  

  

  “反正战局已注定了,我无聊的紧,陪我喝杯酒。”

  

  

  “在下可没有陪您喝酒的义务。”

  

  

  安迷修仍在拒绝。雷狮的腰稍微有些酸,换了个更为舒适的姿势伏在桌上,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地将桌沿的一只酒杯扫在地上,酒液浸湿了华贵地毯也不顾。雷狮抬起紫眸瞥向安迷修:

  

  

  “作为骑士,我临时的下属,不就要服从我的一切要求吗?”

  

  

  雷狮刻意加重了“一切”二字。安迷修算是知道了,这次如果不服从的话,雷狮怕是不会罢休的。

  


呜呜呜呜这游戏原来是单抽出奇迹的莫

「太芥r18」一个车要森莫标题(好叭起名废)

●是辆急刹车的破三轮

●黑时宰X16岁芥川

●含口.交,注意避雷

●说白了就是先练练手以后慢慢写车

  

  链走评

置顶☆忘忧果
  
    
名唤木下久良,叫陆烟也可,凭喜好随意唤,如果叫久良好感会upupup(你你你这不明摆着暗示吗?!)
  

文风会经常变,啥都写,但就是不写连载。为啥?因为会懒得填坑,作为一个懒癌患者的自我修养。是个会咕咕咕的无情鸽手,写文纯粹靠脑洞,月更也是可能的鸭(「・ω・)「
  
  
死在BSD和凹凸了,chuya真美好。没什么雷的cp,杂食,基本都吃。除了友情向,其他关于金和紫堂幻的cp一律不吃。
  
  
别看我置顶比较正经(画重点——比较),但我是个沙雕,列表公认的那种,私聊满屏沙雕表情包和哈哈哈哈哈,我还是个爱说骚话的沙雕('◇'`)会写车,但是破三轮一点都不好吃,而且猴年马月才会写。
  
  
估计会时而写些小随笔,随便看看就行乐
  
  
8102年了,木下久良在沙雕的路上一去不复返。
  
  
图上这个帅气帽子君,我爱他一辈子/落泪

【雷安】安迷修:确认过眼神,是我讨厌的人

雷狮:???
西欧皇骑设
大概是安雷初见??会有后续(吧)
别看标题不正经内容正经极了,虽然小学生文笔
————————————————————
  
  
    雷狮一向不喜欢这种勾心斗角的宴会,眯着眸子的议员大臣同诸多同僚举杯说着好话,桌下的手攥得紧紧的也不知在想着什么害人的法子。表面平静的一句话,却在不知不觉间炸起万丈波澜。不过最恶心的还是他们如同悲哀的瘦狗般邀尾献媚的样子,见雷狮来了,扯起嘴角围上来——雷狮实在不愿意将那副表情称之为“笑”。他们从贫瘠的词汇中挑出一两个自认为妥当的来讨好雷狮,雷狮不耐烦地摆摆手让他们退下,径直坐到一处暂时无人的位置落座。
  
  
    安迷修是受命互送玳瑁国的艾比公主才来到这个宴会的,讲真,这种隔着厚重木门便能嗅到腐败奢靡气息的场合他打心底里厌恶的,可既然受命前来互送艾比这样可爱的女孩子,仅凭玳瑁星国王对他的信任而言,便不能言而无信。艾比捻着她精心挑选了一个下午的裙子裙摆,比发色稍淡的红色长裙太过拖拉难免走路不便,她也就这样走了一段路,回过头看见安迷修不知正盯着什么驻足于此,也不顾过长的裙子,叉着腰对他道:
  
  
    “喂——呆头骑士,可别告诉姐这条小路上有你一直追求的骑士道!”
  
  
    安迷修这才恍然醒悟,快步追上气呼呼的呆毛少女,微欠身表示抱歉。艾比轻哼了一声,提起裙摆蹦蹦跳跳地朝宴会大厅走去。宴会大厅……只能用金碧辉煌这个词开形容了,连宾客的餐具一律都是银,也只得让人感叹雷王国财大气粗。艾比的眸子里简直到飞出粉色小爱心了,对安迷修招招手便提着裙子毫无淑女风范地溜走了:
  
  
    “呆头骑士你自己看着吧!姐似乎看到姐的白马王子啦——!”
  
  
    “艾比小姐您慢……”
  
  
    安迷修把后半句咽了下去,反正艾比也不会听的,只得无奈摇摇头。
  
  
    雷狮百无聊赖地浅酌着一杯红酒,旁边的侍从似乎想提醒他,这个杯子里已经没有酒了,可看着雷狮的侧脸,认真思考了一下是酒重要还是工作重要,最后还是忍住了没提醒。雷狮观察了一个人很长时间了,他跟着一个红发少女来,看样子是个骑士,从胸前徽章看应该是骑士长,却意外的腼腆,一位侍从端着盘子递给他一杯红酒都要红着脸道谢,似乎与这个猎场格格不入。
  
  
    呆头呆脑。雷狮给了他自认为中性的评价。
  
  
    众人像是突然发现了安迷修的存在,又将在此之前不知重复过多少次的词汇组成一个句子来称赞他的功绩,又将他的着装、外貌、品行等挨个夸了一遍。若是其他人,必定只会轻轻一句“过奖了”,安迷修只会红着脸,不自觉得绞着衣摆道谢。
  
  
    不知是有意无意,他们离雷狮所处位置愈渐愈近,安迷修跪地向雷狮行礼,雷狮连个眼神也不给他,稍稍点头算是回应。像是嫌这些人太吵似的,侧眸瞥了一眼,他们知趣地四下散开。高脚杯被侍从斟满了酒,雷狮微抿一口,随手将酒杯向身后扔去,玻璃碎裂,酒液浊了华贵地毯。
  
  
    “味道很怪。去,换一瓶。”
  
  
    侍从像是习以为常,也不顾着擦溅到制服上的酒液,应了声便眼疾手快地收拾好碎片。安迷修皱眉,喉头动了动,到底是没说什么。
  
  
    “切!这个雷狮真是嚣张!”
  
  
    艾比不知道何时站在了安迷修身后,鼓着腮,丝毫不觉得现在和雷狮的距离有些近。恩……他叫雷狮?安迷修慌忙扭头,雷狮仍是以吊儿郎的坐姿把玩着什么物什,暗地呼了一口气,不顾艾比的反抗,拉着她到了稍远的地方。
  
  
    “艾比小姐,纵然这个三皇子有多么讨厌,说三道四固然是不好的。”
  
  
    艾比气呼呼别过头,显然是没把安迷修的话听进去:
  
  
    “那个三皇子除了长的好看些,真是没有任何优点了!连金的一根头发都比不上!”
  
  
    安迷修抬手将艾比的一缕碎发捋至脑后,不动声色地转移了话题:
  
  
    “那么艾比小姐,您口中的‘金’又是谁呢?新交的朋友?”
  
  
    艾比无比骄傲地直起腰,指着不远处说:
  
  
    “喏,就是那个!我的白马王子——!”
  
  
    安迷修随着艾比手指的地方看去,是个金发少年。这个少年容貌是十分俊美的,似乎总是笑着,同雷狮不同,他就像是太阳,让人感到希望。而雷狮,则如他名字一般,是只蠢蠢欲动的雄狮,紫眸中蕴含着的东西,安迷修看不明白,只觉得,他下一刻就可能会把你当作猎物吞食殆尽。
  
  
    不过,他着实令人讨厌。
  
  
  

来自上课不敢浪的凝视

过于灼目的几许光芒自隙间挤过,不由得半阖上眸子抬腕遮去,借指缝间窥得已有许久未擦拭的玻璃略将窗外染得几分晦暗。将记忆中转瞬即逝的模糊影子同不知何人所开的窗对比一二,果真有居心叵测之人揭去了遮挡光芒的窗纸。这动机是什么呢?思酌了几番未求得答案,心中疑惑更甚,纵然在听教师讲学,眸子仍不时瞥向那里。
除笔尖同纸面相吻的细微声响,便闻低跟皮鞋踩踏地面的突兀步声。脚步声愈近,隐约发觉几分熟悉。黛色身影沿走廊缓缓移步至那窗前木椅,察觉不妥而慌乱转移视线,余光却窥见带有警告意味的目光直直盯着自己。已知答案却并未感到欣喜,十指紧握成拳,为自己的疏忽而懊恼。
  
  
人话:窗纸被班主任揭了,在走廊改作业时不时瞥我一眼啊啊啊啊啊啊啊没法上课浪了啊啊啊啊啊啊